1. <output id="wzgyb"><bdo id="wzgyb"></bdo></output>

    2. <dl id="wzgyb"><font id="wzgyb"><td id="wzgyb"></td></font></dl>
      1. <dl id="wzgyb"></dl>

        信息不对称 是当前食安治理的大问题

        2018-08-23 09:22:57来源: 中国?#31216;?#25253;网

           随着丰收季节的到来,各类?#31216;?#35875;言再次“卷土重来”。近日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?#31216;?#23433;全风险评估中心研究员陈君石就我国?#31216;?#23433;全治理等问题接受采访时表示,近10年,我国?#31216;?#23433;全治理工作有了很大进步,但信息不对称导致民众对这一进步的感知没有明?#21592;?#21270;,成为当前我国?#31216;?#23433;全的大问题。为此,陈君石建议,建立有效的?#31216;?#20449;息交流机制,全面宣传包括?#31216;?#23433;全、营养、健康以及食物搭配等在内的?#31216;?#20449;息。

          食源性疾病是头号?#31216;?#23433;全问题

          陈君石介绍,2008年的三聚氰胺?#24405;?#24341;起政府、企业和老百姓对?#31216;?#23433;全的高度关注。10年来,政府治理和?#31216;?#29983;产都发生了很大变化。2009年《中华人民共和国?#31216;?#23433;全法》颁布,短短6年后又重新修订。修订的亮点是?#21448;?#23548;思想上把事后处理变为事前预防。政府部门法规、国家?#31216;?#23433;全标准乃至整个监管体?#21040;?#35774;都有了很大进步。就标准而言,我国的?#31216;?#23433;全标准与国?#26102;?#20934;基本接轨。

          陈君石认为,假如说?#31216;?#23433;全主要是公共卫生问题,以危害人民身体健康为主要判断标准,那么主要的?#31216;?#23433;全问题显然应该是食源性疾病,而不是?#31216;?#28155;加剂和农药残留。陈君石表示,自己曾请同事寻找因?#31216;?#28155;加剂使用不当造成中毒或死亡的例子,最后没有找到。?#31216;?#23433;全法中关于?#31216;?#23433;全事故的条款,指的就是食源性疾病,就是吃东西拉肚子,生病、中?#26087;踔了?#20129;。食源性疾病并没有被相关部门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。对于政府来说,舆论压力大的问题才是重点。

          发达国家?#31216;?#23433;全的重点工作是食源性疾病,他们判断的标准是健康,而不是舆论压力。到目前为止,美国每年还有4800万人次发生食源性疾病。以此推测,中国每年至少有两三亿人得食源性疾病,可以说,食源性疾病才是头号?#31216;?#23433;全问题。

          正确认识?#31216;?#23433;全问题

          现实生活中滥用?#31216;?#28155;加剂、农产品?#20449;?#33647;残留超标的事例通常引起民众高度关注,陈君石表示,“在?#31216;防?#28155;加任何东西都是不对的,甚至于食盐加碘都有问题”这一观点是没有科学依据的。?#31216;?#28155;加剂获批要经过非常漫长的过程,用于哪些食物、用量是多少都是有规定的。没有?#31216;?#28155;加剂就没有现代?#31216;?#24037;业,商店里也不会有琳琅满目的?#31216;貳?#20892;药也一样,其种类和用量农业部门都是有明文规定的。因此,只要按规定使用,就是安全的。过量使用当然是不应该的,但不能因为存在过量问题,就把“脏水”和“小孩”一块泼掉。人天生具有新陈代?#36824;?#33021;,吃进一点?#31216;?#28155;加剂是不会造成损害的。无添加的有机?#31216;?#20135;量很低,不是解决?#31216;?#23433;全的方向,粮食安全摆在第一位的是?#31216;?#20379;应。有机?#31216;?#20215;格起码是非有机?#31216;?#30340;5—8倍,美国也只有5%的人吃有机?#31216;貳?/p>

          陈君石介绍,?#31216;?#23433;全法规定,?#31216;?#29983;产经营者是?#31216;?#23433;全第一责任人,这是国际共识。我国把生产经营者和监管者放在同等重要位置上,二者在?#31216;?#23433;全责任上并列第一。然而,消费者诉求与现?#30331;?#20917;有很大矛盾。这是由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决定的,需要经历一个很长的过程。在这个长期的发展进程中,如何正确认识?#31216;?#23433;全是当前社会面临的问题。

          ?#31216;?#20449;息交流是一个全新的理念

          陈君石表示,10年来,政府做了很多努力,企业也有很大变化,但消费者对?#31216;?#23433;全的感知没有明?#21592;?#21270;。这是?#31216;?#23433;全方面很重要的一个问题。消费者不断接收来自主流媒体、身边?#23376;?#30340;各类消息,现在又多了互联网和自媒体。互联网和自媒体经常传播?#31216;?#26041;面的负面信息,使消费者产生了“中国的?#31216;?#19981;安全”的感知,乃至?#21482;擰?#26377;社会学家认为,这些不科学的信息带给消费者的伤害?#23545;?#22823;于真正的?#31216;?#23433;全问题。

          “同样的?#31216;?#23433;全谣言是不断重复出现的。比如说,有传言认为西瓜甜是因为打了甜?#37117;粒?#25105;同事去年在?#31216;?#23433;全宣传周期间做了一个实验,当场给西瓜打针,结果切开后发?#27835;?#29916;坏了,所以给西瓜打针是不可能的事,但就是有人相信。”信息不对称是当前中国?#31216;?#23433;全很大的问题,消费者得到的大部分都是误导的信息,陈君石认为。

          提到解决措施,陈君石表示,我国针对谣言有相应的管理条例。辟谣是必要的,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要让谣言没有生存空间,提高民众的谣言识别能力需要一个过程。发达国家都有风险交流的专门机构。我国?#31216;?#23433;全的主管部门有好几个,只有市场监管总局下面的一个处分管风险交流,其他部门都没有。政府没有把风险交流放在重要位置。也有一些学术团体做科普宣传,但与百姓需求、自媒体的力度相比差距太大。建议将单纯的风险交流转变为广泛的信息交流。风险?#26087;?#23601;是负面的,人们可以接受坐飞机的风险,但不能接受?#31216;?#30340;任何风险。零风险在?#31216;?#21644;其他事物中一样,都不存在。

          ?#31216;?#20449;息交流是一个全新的理念,实现有效的信息交流,要有机构、资源、投入,相关方面?#23478;?#21442;与交流,陈君石?#24247;鰲#?#26469;源:中国网)

          ?#31216;?/strong>

          馒头里添加卫生纸??#31216;?#23433;全谣言为何成了顽疾

          王钟的

          水泡馒头发现里面添加“卫生?#20581;保?#21069;不久,一段据称是甘肃天水某市场所销售馒头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。宁夏?#31216;?#33647;品监?#28966;?#29702;局组织的检测结果表明,未发现非食用添加物。换言之,上述网络视频是有意编造的谣言。

          如果了解相关行业的知识,很容易就能发现其中的问题——市售纸浆价格及制假成本远高于一般馒头的销售价格。就算真有不法分子有心造假,如果采取往馒头里添加卫生纸的?#22303;?#20238;俩,未免得不偿失。权威部门的检测结果,加上行业知识,足以打消公众由此?#24405;?#20135;生的疑虑。

          这起网络谣言?#24405;?#35753;人联想起当年闹得沸沸扬扬的“纸馅包子”?#24405;?#21518;者已被作为典型案例写入大学新闻专业的教科书,说的是某电视台记者策划、摆拍了“纸箱馅包子”的生产过程。报道播出?#38498;螅?#24341;发舆论震惊,但经过监管部门彻查,根本没发现市场上存在“纸馅包子”。事后涉事媒体作出公开检讨,捏造假新闻的记者受到刑事处罚。相隔十多年却高度相似的谣言,因为编造的主体不同,?#20174;?#20102;信息传播的变迁,也凸显了整治谣言的艰巨性。如果说在传统媒体时代,加强对采编人员职业道德与规范的教育,能够有效避免假新闻的传播,那么在如今的新媒体时代,每个网民都是报道者,都有可能成为谣言和假消息的传播者。

          利用公众对?#31216;?#23433;全的焦虑,编造和传播不实消息,?#36127;?#25104;了传播领域的顽疾。有数据显示,网络谣言中的?#31216;?#23433;全信息占45%。不光有“卫生纸馒头”“纸馅包子”这样耸人听闻的恶意传谣,也有以善意面目传播的伪科学信息。比如,流传经久不息的“食物相克”的说法,绝大多数?#23395;?#19981;起推敲。

          加强对?#31216;?#23433;全领域的监管,打消公众“舌尖上的疑虑?#20445;?#22266;然是消减类似谣言的根本之策,但完全消除真实存在的?#31216;?#23433;全问题,依然任重而道远。况且,随着现代人对健康的日益重视,任何关于?#31216;?#23433;全的风吹草动都会触发公众敏感的神经,滋生谣言的土壤?#19981;?#22240;此扩张。

          依法严惩谣言编造者,是控制谣言的重要手?#21361;?#20943;少谣言的传播?#27573;В?#21017;是削弱谣言影响力的另一个重要方面。很多传播?#27573;?#24191;的?#31216;?#23433;全谣言,事后均被证明没有太高?#38469;?#21547;量,无论是在事实上还是在逻辑上都站不住脚。然而,很多人依然在看到谣言时深信不疑,热衷于把谣言扩散出去,这跟科学素养与媒介素养的普遍缺失有着脱不开的干系。

          科学素养与媒介素养,一个属于自然科学领域,一个属于人文社科领域,就像高中阶?#25105;治?#29702;科教育一样,两者的字面意义似乎有着天壤之别。然而,科学素养与媒介素养其实是一体两面的。当科学理论与?#38469;?#20316;用于社会,就牵涉到传播方法和路径,直接关系到公众媒介素养;而媒介素养如果脱离了科学基础,就难以对社会面?#27531;?#25104;客观认知。

          科学素养和媒介素养有许多共通性。比如,科学与传播都需要质疑精神。科学上的权威理论要接受质疑,被后人不断完善,甚至最终被否定;同样,对信息传播?#27531;?#35201;养成质疑的习惯。如果受众看到?#31216;?#23433;全的信息,都能问问来源?#32479;?#22788;,细究事实和依据,就不至于被谣言所蒙?#21361;?#33267;少不会助推谣言的再传播。

          ?#31216;?#23433;全谣言来势汹汹,有的历经反复辟谣,依然在某些情况下被某些群体继续传播。一个谣言传播的时间越久、?#27573;?#36234;大,彻底消除其危害的难度就越大。每一个公民都有阻止谣言传播的责任,尤其在新媒体时代,加强对网络信息的辨识能力,不助长谣言传播的气焰,提高科学素养和媒介素养,应当成为现代公民最基本的角色认知。

        0
        0

        我来说两句

        吉林时时彩qq群号

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wzgyb"><bdo id="wzgyb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2. <dl id="wzgyb"><font id="wzgyb"><td id="wzgyb"></td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1. <dl id="wzgyb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wzgyb"><bdo id="wzgyb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wzgyb"><font id="wzgyb"><td id="wzgyb"></td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wzgyb"></dl>